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-寇准

踏莎行
春暮
寇准
春色將闌,鶯聲漸老,紅英落盡青梅小。畫堂人靜雨濛濛,屏山半掩餘香裊。密約沉沉,離情杳杳,菱花塵滿慵將照。倚樓無語欲銷魂,長空暗淡連芳草。
宋人胡仔稱寇准「詩思淒婉,蓋富於情者。」這一評語,用以評析寇准的詞作也是恰當的。這首閨怨詞便體現了上述藝術特色。詞中以細膩有致、沉鬱多情的語言,以寫景起,情由景生,又以寫景結,以景結情,將暮春時節一位閨中思婦懷念久別遠人的孤寂情懷抒寫得委婉動人。全詞情景交融,意境渾然,風格清新,語言曉暢,堪稱閨怨詞中的佳作。
上片起首三句寫暮春殘景,首句是概括性的敘述,第二句是寫耳中所聞,第三句是目中所見。這三句,營造出衰殘、遲暮的情致,為寫女主人公的傷春情懷製造了氣氛。
接著由室外景轉向室內來,由寫景轉到寫人。房屋是華美的,此刻靜無人聲,但覺細雨濛濛;屏風掩住了室內景象,只見那尚未燃盡的沉香,余煙裊裊。這是以「餘香裊裊」來襯托室內環境的靜這兩句,含蓄地寫出了女主人公對於遠人無結果的、渺茫的期待。
過片寫女主人公在落寞失望中,又一次回憶起昔日依依惜別時那私下的約言,然而對方一直音信杳然。
這兩句,把女主人公那種深以往昔戀情為念的內心情愫,深沉地表達出來了。「菱花塵滿慵將照」,寫女主人公懶於對鏡梳妝,鏡匣很久不打開,那上面都積滿塵土了。這三句連貫直下,把她為情所苦,但卻決不負情的心愫,通過句句加深,層層加重的覆疊手法,表現得沉摯凝煉。結拍寫女主人公心情極度難過,似乎魂都為之「銷」,於是去倚樓望遠,可是這時候眼睛所能望見的,只是長空暗淡、芳香連綿。而翹望著的那個人,卻始終不見歸來!這兩句以寫景收束全篇,餘韻無窮。
這首傷時惜別之作,寫得情思綿綿,淒婉動人。詞中雖然先寫景後寫情,但景中也是寄寓深情的。全詞於字裡行間處處躍動著抒情女主人公對於紅英落盡、芳歇春去的感傷與惋歎,流露出一種美人遲暮、青春易逝的惆悵之情,讀之令人銷魂。

 

好文章給人的感覺就是很好,謝謝您~~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