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ard logo

標題: 這個傷春時的催花雨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ertebewwr1526    時間: 2013-2-21 18:15     標題: 這個傷春時的催花雨

這個春天,海棠依舊,卻物是人非。
  
  春雨過了,春雷過了,春風也過了。“寂寞深閨,柔腸一寸愁千縷。惜春春去,幾點催花雨。倚遍欄幹,只是無情緒!人何處?連天衰草,望斷歸來路。”易安的心情,猶如此時天氣,此時季節,此時的我……
  
  窗外,沒有明月,沒有繁星。暗淡的夜空,飄蕩著絲絲冷風。隨風而來的,不知是什麼花香,淡淡的,卻帶有一絲憂傷。“人悄悄,月依依,翠簾垂。更挪殘蕊,更拈餘香,更得些時。”沒有月的此刻,就讓這隨風來的花香,縈繞身旁。
  
  是夜,靜的出奇。聽不到夏蟲的鳴叫,聽不到秋葉的掃地,更聽不到冬雪的簌簌。我在聽,聽到了花開的聲音。這是這個季節獨有的聲音。像一曲憂傷的旋律,破碎的美麗。“花影壓重門,疏簾鋪淡月,好黃昏。”看不到花影壓重門是如何的美景,也不見疏簾鋪淡月怎一番意境。夕陽西下,只有影子被拉得長長的。
  
  該是出去散心的時候了。記不得多久沒有出門了。今天偶然從街上路過,久違了的垂柳卻是如此青翠,已不見當時泛青的蕭瑟。賣花擔上,買得一枝春欲放。留住了花,卻也留不住整個春天。“蕭條庭院,又斜風細雨,重門須閉。寵柳嬌花寒食近,種種惱人天氣。險韻詩成,扶頭酒醒,別是閑滋味。征鴻過盡,萬千心事難寄。”易安總是借酒消愁,我不是。易安也卻心事重重,我呢?我不知。
  
  “小風疏雨蕭蕭地,又催下、千行淚。吹簫人去玉樓空,腸斷與誰同倚?一枝折得,人間天上,沒個人堪寄。”她們說,讀著這首詞,總會有淚水落下。我未曾落淚,心裏卻也總不是滋味。春天了,卻總是越發的悲傷。吹簫人已不在,倚門回首,總是未語淚先流。
  
  轉過身,滿地的花瓣撒了一地。滿院的綠肥紅瘦,也或許告訴我,春天,也會有別離。“小院閑窗春己深,重簾未卷影沈沈,倚樓無語理瑤琴。”再美的春景,卻怎也提不起易安的心情。總是這般憂鬱,總是這般低沉。很想給心情畫上一束陽光,來映襯這個五彩的春天,可是,卻忘了陽光是什麼顏色……
  
  也罷,也罷。酒醒熏破春睡,夢斷不成歸。這個春劫,卻也在劫難逃。易安說海棠開後,正是傷春時節。海棠花瓣早已隨風而去,那麼,此春傷已過。借易安一句話結束此文。海棠落,又還春色,又還寂寞。罷也…… 




歡迎光臨 絢舞庚風 時尚論壇 (http://asia758.info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