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穿越桑田,傷感無限

月明風清,淒淒清音縈耳畔,幽幽訴心聲,繞身轉,停耳邊,情深無限,思念不斷,憶起了往事翩翩。你的身影輾轉,陪伴清淚幽怨,傷了紅顏,濕了容顏,痛了心尖,卻無眠。雪花瓣瓣,紛紛姍姍,醉了誰的夢魘?

夜蔓延,雪綿綿,句句心聲落心田。聽簫聲,繞指間,弦音再起,飄來了誰的誓言?音潺潺,風無言,一腔心事,一簾幽夢,已隨風雪飄飄緩緩,化作落紅碾作塵,埋葬了誰的情緣?

輕輕歎,靜靜念,深深庭院,佳人夢恬。滄海桑田,逝去流年,保留了誰的思念?誰將心弦觸顫?誰將誰愛憐?誰把誰留戀?夜漸暗,心傷感,誰的心靈輕泣?聽啼聲,顆顆似玉殘,佳夢哀怨。

這個冬天的夜晚,我守在穿越思念的雲端,放任思緒飄飛欲遠,飛過萬水千山,穿越千古萬年,傻傻回望昨日的纏綿。那是初春的夜晚,一次偶然的邂逅,那回眸一笑,化作蝴蝶翩翩,似有光芒頭暈目眩,任幸福彌漫,佈滿俊美容顏。緣分的一瞥,不舍的掛牽,愛的執著,難忘的天涯。瞬間的感動,滲透了執著的面紗。

你我真的無緣?即便衝破重重錯覺與虛幻,也只是交付了掛牽,齊醉了流年。

茫茫人世間,有緣相識不曾怨,有緣見,有愛伴,可是為何愛了憐,傷了殘,恨了怨,夢難眠,情難斷,終將相思伴空間。唯將良緣半世憾。

假若人生只如初見該多好,不想往日情感隨風散。善感的心田經不起情感的摧殘,怎能將你淡忘,逐出心田?幽怨的音樂還在纏綿,思念的身影仍在煙雨紅塵中獨享孤單,這個冬天註定我將與孤獨為伴。

說什麼靜賞風輕雲淡,坐看雲舒雲卷,誰能狠心將塵緣擱淺?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的思戀,誰又能用江湖劍斬斷?你的容顏,我的纏綿,你的叮嚀,我的期盼,早已在平平仄仄的詩詞裏無限蔓延,誰又捨得將記憶在這個冬天的夜晚刪除?

片片思念隨風淡然,滴滴淚液含著哀怨,午夜的思念無限擴散。甜蜜的夢魘淚水漣漣,雪夢情牽,醉心夢難,諸事付流年。暮然回首,滄海變桑田,往事隨雲煙。

回首情緣悄悄藏心間,蓮心靜靜了無憾。一個故事終會有一個結局,一段心情終會隨風散,一個段落終會有句號,一個紅顏深印腦海裏面。一片往事卻會終生相伴,只是,螢幕的那一端,心中的你可否聽見?歎世間,憶流年,緣分把我們牽絆,滄海桑田,真情不變。時世短暫,珍惜情緣。風起時有我的祝願,雪飄時有我的思念。我的朋友,心底的期盼你可否聽見?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