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有感

現在靠文字吃飯地人有,很少而已,不僅少,而且還少得很可憐!這是什麼原因呢?我沒仔細調查,我知道,調查地結果是很不令我滿意地。還要配出許多青春和淚水,就像我寫過,是白忙活。不管我寫的怎麼微妙微俏的,也沒有任何報酬,連別君的一些字跡都很少,而且少的還很可憐!
  所以,我要說;世界是不以幾句文章出現了而精彩,這不過是古人留傳下來的遺產罷了。不要以為此路就是那些落魄學子都能做的到,走得通的,也是要有一定地檔,譬如什麼證的。我心裏很明白,我是在做些一種很難做的事。我不想文字在我筆下浪漫,在我筆下生輝,如果有那麼一天,我會成功的。
  現在說來很遙遠,但我們追求地就是那麼一瞬間,一?那的痛快,從來沒有顧過什麼的!我很想揍人,也很想被別人揍。有時暗的裏咬牙爵齒的一陣,眼珠子差點暴出來,心裏又不時地彷徨一陣,又使我想起我最恨的人了。照直說,我的衝動不觸而發呢,我陷入了泥坑中,永遠不能自拔呵!
  寫這些又有什麼用呢?沒人為我撐腰,沒人為我出氣,更沒人同情我。我不怕這麼,我沒能力考慮這些,也沒有資格。說句老實話,做夢都經常地夢,經常是腿蹬腳踢的沒完,我發現我病的不輕,還很嚴重!
  我不敢和別人講話,而且是不願。有時還覺得別人說話太嘮叨,太多事,嫌別人管得太寬了。但此別人而非別人,而是家人吧!看不慣家人對他人的好,除非自己也有份。我是從來不寫什麼好的事情的?昨天我哥看了一下我寫的,覺得總有不舒服的地方,覺得自己愛寫就寫點好的,其實世界並非那麼低調,我切不理,還是要加幾筆。我還是不明白,有的家的女子在別家作牛作馬的,家人還是極力地去勸說自己的女兒,還要使勁地去作牛作馬,這事很枉然的,並非常見吧?
  嗚呼!這世界是怎麼樣的世界?這猶如《西遊記》中,如來先生說的:“南臧部洲人廣迷稠,多爭多殺。”主要是後面一句,多爭多殺,說得就是經典,很經典。就像取經路上地唐僧一樣。好壞不分;好似取經路上地妖魔鬼怪,好吃成性,但還是沒敢吃唐僧肉。要是我,我一定會吃的,而且還要拌點辣椒才能下肚地。
  不僅要吃肉,而且要全吃。如今的社會就是多吃多爭的社會。吃公款,吃學生,吃老師,吃知識份子,吃丈人,吃公婆;有的還幫著外人吃自己。沒有吃地履歷的我不知道怎麼吃,什麼不能吃。
  有如此之語足夠呢。
返回列表